第七百四十六章:掌掴不孝徒,怒抽不忠妻

    弘强电缆一共三个领导,除了总经理魏广军之外,就是经理赵觉民,随后就是主任梁安妮。

    不过跟魏广军和赵觉民的实权不同,梁安妮更多就是个漂亮的花瓶,挂着个主任的名头,实际上根本不干事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在公司里,也没人敢得罪梁安妮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她的职位,而是因为她跟总经理魏广军的不清不楚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成年人,你梁安妮没什么能力,却能够成为领导,这里面的弯弯道道,谁不懂啊?

    除了总经理魏总没来,公司里的两大领导,都是没有阻止事态的发生,全都是饶有兴趣的看戏。

    周辰和吴安同还在僵持,吴安同昂着头,一脸桀骜不驯的看着周辰,对于这个曾经的师父,现在的老余,他是真的打心里看不起。

    就这货色,也配指挥我做事?

    周辰倒是没什么表情,也没露出愤怒的情绪,只是再一次问:“最后一遍,捡不捡?”

    吴安同伸出手,手指着周辰:“老余,你听好了,我不捡,你能拿我怎么……呃啊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吴安同就发出了一声惨叫,只见周辰突然抬手抓住他的手指,用力一扭,剧痛让他的声音都变成了公鸭嗓。

    但周辰并没准备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,而是一手握住他的手指不放开,另外的右手,对着疼的弯腰的吴安同,抡着大巴掌就扇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“啪!”“啪!”

    一脸三巴掌,三巴掌过后,吴安同整个人倒在了地上,蜷缩着身体,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吴安同的惨叫声在办公区域回荡,而所有看热闹的人,此刻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没搞清楚状况,为什么一向唯唯诺诺的老实人,今天会突然爆发,三个大逼兜子把销售之星吴安同给打趴下了。

    尤其他们是亲眼看到了全过程,周辰根本没什么废话,抓住吴安同的手就是三个大逼兜子,吴安同虽然倒下了,但还是有不少人看到他的脸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太狠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都对周辰刮目相看,虽然他们不明白这个一直备受欺负的老实人,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剧变,但他们都明白了一点,以后要对他客气点,否则地上的吴安同就是榜样。

    周辰居高临下的看着吴安同,表情澹然的说道:“我不想动手的,怪就怪你嵴柱太硬,弯不下腰。”

    吴安同虽然左脸被打肿,左耳也是嗡嗡作响,但他还是听到了周辰的话,也明白了周辰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有心反驳,可下一刻,他看到周辰忽然蹲了下来,心中警兆狂生,凄厉的大叫:“别打我,别打我,我错了,师父,我知错了,别打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变故,把所有人都惊呆了,包括周辰自己在内。

    他蹲下来只不过是想要捡笔,根本没想过再继续动手,看吴安同这反应,明显是被吓懵了,这骨头也忒软了点吧?

    站在办公室门口走廊上的赵觉民,在周辰动手的时候,心里就突突起来,尤其是见到周辰势大力沉的三个大逼兜子甩下去,更是眉角直跳,心神颤动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自庆幸,幸好他早上反应快,没有把这个老余得罪死,不然的话,倒下地上的可能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你越老实,别人就越欺负你,可若是你比别人都狠,就没有人敢轻易的得罪你,反而会变得很客气。

    梁安妮也是面露异样的看着已经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的周辰,刚刚周辰打吴安同的那一幕,她非但没觉得野蛮凶狠,反而觉得刚刚的周辰格外有男子汉气概,尤其是吴安同的怂样,更体现出了周辰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余,怎么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啊?”

    她心中很奇怪,都是在一个公司里做事,她当然知道周辰以前是什么样子,今天这转变着实有些夸张。

    眼看情况得到了缓解,赵觉民也就不再装死,他走了过去,大声喊道:“一个个都围在一起干什么,上班呢,赶紧回自己的位置上去,像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,顿时一拥而散,但他们的目光却没有离开过这里,一直在关注着赵觉民,看赵觉民会怎么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毕竟今天的老余可不一样了,他敢打吴安同,不知道敢不敢打赵觉民。

    可赵觉民的反应却是让所有人都很意外,他根本没管周辰,而是对挣扎着站起来的吴安同问道:“吴安同,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我特批你半天假,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吴安同还能怎么说,只能低头哈腰的回答:“谢谢经理,谢谢经理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立刻收拾自己的东西,快速的离开,路过周辰旁边的时候,还目光畏惧的扫了一眼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虽说被打了,他心里也很愤怒,但只要一想起周辰刚刚打他时那凶狠的眼神,他就生不起报复的心理。

    当然,之所以会这样,也完全是因为他的性格导致,他骨子里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人,以前余欢水软弱的时候,他想欺负就欺负,可现在变成了强势霸道的周辰,他却生不出报复之心了。

    见吴安同走了,赵觉民又一次的把周辰叫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不过跟上午比起来,此时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虽算不上尊敬,但也是非常客气,没有再拿领导的架子。

    “老余,我跟你说一下哈,这里毕竟是公司,咱们还是要注意一下场合,私人恩怨可以去公司外面解决,在公司里就这么动手,终归是有点不太好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周辰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经理说的很有道理,我以后会注意点分寸的,我这个人其实挺好相处的,毕竟咱们都已经相处了好几年了,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赵觉民干笑道:“是,是,老余你是什么人,我老赵肯定一清二楚,好人一个嘛,都是那个吴安同,这小子天生反骨,明明是你带出来,现在反而是翻脸不认人,没有一点尊师重道的道德,该打,该打。”

    听出了赵觉民的示好,周辰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经理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周辰这么说,反而是让赵觉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,于是再闲聊了两句,就让周辰走了。

    发生了吴安同的事情后,下午就再没有人敢招惹周辰,周辰也风平浪静的继续摸鱼打诨。

    快到五点的时候,周辰直接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司。

    其他人虽然很惊讶,不明白周辰为什么没到时间就离开了,但想到周辰今天的表现,也没人敢说一句。

    赵觉民听到员工的禀告,也只是惊讶了一下,就没有再过问。

    他都已经跟周辰说好了,最后两个月,他并不会限制周辰的上班时间,所以周辰走就走了,他就算不爽,也最多再忍不到两个月。

    甚至周辰不在公司,也未必是件坏事,毕竟他也怕周辰,若是因为最近心情不太好,一直在公司里闹事的话,那也麻烦。

    周辰下班后,直接打车回家,不过到了小区后,并没有直接回去,而是去了小区旁边的一家烟酒超市。

    电视剧里的余欢水就是在烟酒超市买了一瓶假茅台,喝了之后出现了一系列的症状,才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误诊的事情。

    剧情里余欢水买了一瓶一千多的假茅台,还是假酒中的假酒,这说明这家烟酒超市肯定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,店里面的假酒肯定也不再少数,所获得的利润肯定也数目不小。

    卖假酒本来就违法,数目巨大的话,那更是会被严惩。

    周辰的支线任务就是要打击违法犯罪,所以举报卖假酒的商家,肯定也能得到系统的任务认可。

    走进了这家名为向群烟酒超市的店面,他直接说道:“来瓶白酒,你们这最好的白酒是哪种?”

    超市老板的目光从手机屏幕移开,抬头看了眼周辰,然后指向了身后的酒架。

    “最好的就是茅台,那种,一千四百九十九,要吗?”

    周辰故作疑惑的问:“那么贵,不会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老板一听,顿时瞪了他一眼:“小子,你出去打听打听,我这个店开了那么多年,什么时候卖过假酒?看到门口的招牌了吗,假一赔十,你要是买到了假酒,我十倍价格赔给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了自己想要听的,周辰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道:“好,都是附近的,我信你,给我拿一瓶。”

    老板这才笑着站起来,走到酒架钱,没有拿最前面的,而是从后面拿出了一瓶包装好的。

    “我先付钱,你直接打开包装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周辰就扫码付了钱,幸亏不久前原身刚发了工资,他还私自留了一点,不然连一千多的酒都买不起。

    付过钱后,周辰不动声色的把手机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老板看到周辰爽快的付了钱,顿时露出了笑脸:“好,我这就给你打开,老板大气,一千多的白酒,像我们这种平民小老百姓可不敢喝。”

    周辰一只手从老板手里接过酒,前前后后,左左右右,上上下下的翻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嘿,老板,这可是正品酒,再说了,如果是假酒,你看包装也看不出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周辰冲着老板笑了笑,说道:“我也是第一次喝这种好酒,比较好奇,所以肯定要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拿了小票,他也就没继续待着:“就这样,酒我拿走了,若是有问题我可是会回来找的。”

    “酒肯定不会有问题的,您慢走。”

    超市老板见周辰走远了,不屑的吐了口口水:“呸,装什么大尾巴狼,看你那穷酸样,还想喝一千多的好酒?你配吗?”

    卖出的酒是真是假,他自然是一清二楚,刚刚那瓶酒成本连十块都不到,净赚一千四百多,这年头像这种傻比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周辰并没有走远,而是来到路边,把就凭给打开了,瓶口放在鼻尖,下一刻,他立马就移开了。

    作为从事白酒行业多年的他,别的不敢说,好酒差酒绝对是一闻就知。

    其实刚刚他查看酒瓶包装的时候,就已经可以肯定,这必定是假酒,连喷码都不对,这造假酒的贩子太特么业余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闻了闻,就已经百分百肯定,这就是假酒,而且绝对是酒精直接勾兑的,太特么假了,这东西喝下肚,正常人都会头疼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周辰又返回超市,老板一看周辰回来了,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周辰二话没说,直接把酒瓶往柜台一放,说:“老板,你这酒有问题,绝对不是正宗茅台。”

    老板一听,顿时不乐意了,凶巴巴的冲着周辰喊道:“小子,你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是假酒,不过他自然不会承认,而且他也不怕周辰,他有无数种理由推卸责任,这种事情在他这里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他有的是经验。

    周辰漠然道:“老板,你这么说,就是不承认假一赔十了?”

    “赔尼玛,小子,你说它是假酒,它就是假酒啊,我怎么知道它是不是你刚刚买的那瓶?我看你就是想要讹我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讹你,可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周辰也是被这老板的倒打一耙给逗乐了,他虽然知道这老板肯定不会承认,可从他买酒到现在,半小时都没到,这老板说不认就不认,业务够熟练的啊。

    老板不耐烦的斥道:“小子,赶紧滚,讹人讹到老子头上来了,你也不打听打听,老子是你能讹的吗?”

    “行,不认是吧,你不认,我有办法让你认。”

    “滚,赶紧滚,孙子,你敢再继续闹,我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面对老板的威胁,周辰不屑的笑了笑,就这样的,他打五个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他可是合法良民,对付这种人,自然得用法律武器来维护权益。

    走到外面,周辰分别给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消费者协会打了投诉电话,说明情况,而且还夸大了一些,所以这里可能不止一瓶假酒,可能是个假酒基地等等,让他们立刻派人过来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报警,说明了情况严重,请他们立刻出警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市场管理局和消费者协会可能效率不会那么高,可谁让周辰把情况说的严重了,再加上还报了警,所以一个小时之后,市场管理局和警方的人都来了,直接把烟酒超市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烟酒超市的老板看到执法人员到来,人都懵了,根本来不及转移假酒,所以全被扣了下来,然后监督管理局的人开始进行打假分辨。

    超市老板知道自己完了,他这里可是放了很多假酒,而且还都是挂的好酒的牌子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他看到周辰跟执法人员交谈,当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恼羞成怒的他,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当场咆孝着就要冲向周辰,但很可惜,被执法人员轻而易举的就制服了。

    配合着执法人员,周辰把自己录的录音和拍的视频都拿了出来,交给了执法人员,一直忙到晚上八点的时候才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只是刚从电梯走出来,还没走到自家门口,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,因为他家门口居然有一泡狗屎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他不用想也知道,这肯定是那个胖女人的泰迪儿子干的好事,他们这个单元楼,也就只有那个胖女人养狗。

    今天他故意踢飞小泰迪,对方就带着狗到他家门口拉屎,果然是小人报复不隔夜。

    但最让他不爽的并不是这个,而是这泡狗屎就在家门口,可肯定已经回到家的甘虹,居然无动于衷,丝毫没有打扫的意思,这特么的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的是极品,这余欢水哪是娶了个老婆回来,就特么是娶了个祖宗回来。

    周辰知道甘虹并不是不会做,而是不愿意在家做,实际上甘虹回到了娘家,什么家务都干,比保姆还保姆。

    在家之所以不愿意做,无非就是因为余欢水好欺负,让她觉得自己是女王,只需要下达指令就行。

    开门进入屋里的周辰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,面带煞气的甘虹。

    但他就当做没看到,自顾自的换了鞋,放下包,就准备进房间找余晨拔头发,晚饭他在回来的时候,就已经在路边小饭店吃过了。

    甘虹见周辰居然没管她,积压许久的怒火,再也忍不住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余欢水,你站住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周辰澹澹的问。

    甘虹强忍着怒火,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?八点多了,儿子还没有吃饭,你知道吗?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爹吗?”

    周辰缓缓的转过身体,面色冰冷的看着甘虹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八点多了,你也知道儿子还没吃饭,那你特么的是干什么的,你没手没脚吗?自己不会做饭吗?我看你在你爸妈家做饭也做的挺勤快的,怎么到了自家就不会做了,能给你爸妈和弟弟做饭,不能给你亲生儿子做饭?”

    “余欢水,你还是不是男人啊,你怎么有脸说我的?我上了一天班难道不累吗?儿子也是我带的,你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甘虹声嘶力竭的怒吼。

    周辰知道,跟这种女人说那么多也没用,这就是个窝里横,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,她只敢在原身面前嚣张跋扈,真遇到了厉害人物,怂的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言,原身就合该被她欺负,合该被她指挥,这已经成为了习惯,改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甘虹,我警告你,别这么跟我说话,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你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的余欢水了,你要是再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,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辰话还没说话,甘虹就跳了起来,指着周辰大骂:“我就这么跟你说话了,怎么,你还想打我不成?来啊,来打我啊,余欢水,你要还是个男人,你就动手啊,你敢动手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尼玛……”

    周辰本来已经心中想着,跟这种女人没必要做什么口舌之争,可现在他是真的忍不住了,介娘们是真的找抽啊。

    几大步走到甘虹面前,在甘虹惊叫声,周辰一把抓住了脖子,将甘虹身体直接摁在了沙发上,并且用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身体,用腿控制住了她乱蹬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呀,余欢水,你放开我,你放开我,你敢打我,你是不是男人啊,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可无论她怎么挣扎,都如同小绵羊一样,被周辰死死的控制住,翻不起任何浪花。

    “是你让我打你的,我动手了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甘虹,我跟你说了,我不再是以前任你欺负的余欢水,你再敢跟我比比歪歪,我真的抽你。”

    可甘虹根本没听进去,依旧在那里大喊大叫,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被她拿捏了十年的男人,居然敢对她动手了,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听到妈妈惨叫声的余晨,从房间里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快放开妈妈,你不能欺负妈妈。”

    一个‘滚’字到了嘴边,周辰还是没有骂出口,不管这个余晨是不是他儿子,毕竟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,就算他有怒火,也不应该对他发泄。

    周辰冷哼一声,放开了甘虹,退后两步,余晨赶紧过去安慰甘虹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可甘虹就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,完全不顾儿子的安慰,一把推开了余晨,张牙舞爪,尖叫着冲周辰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余欢水,我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周辰毫不客气,一巴掌甩了过去,再度把甘虹抽的摔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甘虹被打蒙了,她倒在沙发上,捂住自己的脸颊,满脸的羞愤,难以置信的看着周辰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警告过你了,再对我那样,我还抽你,这就是给你的警示。”

    甘虹虽然心中愤怒和不可思议,但是周辰的一巴掌也是打的她反应过来,这个窝囊的男人真的跟过去不一样了,他是真的敢打她,这也是结婚那么多年以来,他第一次打她。

    余晨愤怒的冲着周辰喊道:“爸爸,你为什么要打妈妈,你不能打妈妈。”

    周辰虽然不愿意欺负小孩子,也不想给小孩子留下不好的阴影,但此时此刻,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余晨,爸爸今天就教你一个道理,对于那些讲道理讲不通的人,你就要用力量打服他,宁愿你打服他,也不能让他打服你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余晨大声道:“我不明白,打人就是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周辰没有解释太多,在小孩子的心里,家长打架就是不对的,尤其是爸爸打妈妈,那就更加不对。

    甘虹目光愤恨的盯着周辰,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,周辰早就被她撕碎了几百次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打我,我要告你,告你家暴。”

    周辰无所谓的耸耸肩,道:“可以啊,你去告,如果你不怕丢人的话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说什么狠话,因为他了解甘虹这样的人,面子比什么都重要,她绝对不会把家里的这种事情给说出去的。

    呃,或许她会对她的姘头说,但周辰还巴不得她的前男友来找他呢。

    甘虹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她也就是发发狠,真让她去告,她还真的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日子没法过了,余欢水,我要跟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周辰更加无所谓了:“可以啊,不过离婚这件事,你可以跟我的律师谈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愤怒的甘虹愣住了,什么情况,这个窝囊废怎么不怕离婚了?

    以前她只要提起离婚,这个男人就会哭天喊地的求她,又是做俯卧撑,又是跪洗衣板的。

    今天这么这强势,连离婚都不怕了,而且还说什么跟他的律师谈,就他那个穷酸样,请得起屁的律师啊。

    “余欢水,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想要离婚,可以,跟我的律师谈,当然,你也可以找律师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没准备跟甘虹过下去,可就这么简单的离婚,也不是他想要的,不让甘虹付出点代价,怎么可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至于说跟甘虹这种人纠缠僵持,有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当然有意义了,反正他在这个世界也没准备干什么大事,有的是时间跟甘虹掰扯,反正就突出一个道理,就是不让甘虹好过。

    孩子?算了吧,等确定了是原身的种再考虑吧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余欢水,你现在真的是长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甘虹的脑子有些乱,她是想要离婚,可真的见到周辰这副强势的态度,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拉着余晨:“走,余晨,跟妈妈去外公外婆家。”

    随后她又对周辰威胁道:“我要带儿子回娘家,你一个人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周辰的回答又让甘虹气的肝疼,她走进房间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,同时也让余晨去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甘虹去房间收拾自己东西的时候,周辰来到了余晨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余晨有些畏惧的看着周辰,刚刚周辰凶狠的样子,真的是把他吓到了,如果刚刚不是为了救妈妈,他是根本不敢出去的。

    周辰冲着他微微一笑,蹲下身体,摸了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没事的,儿子,你跟妈妈去那边住几天,爸爸很快就能把事情处理好,到时候再接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头皮又瞬间的疼,余晨也没太在意,小心翼翼的问:“爸爸,你能不能跟妈妈道歉啊,我不想去外公外婆家。”

    周辰知道余晨在那边肯定受欺负了,心中有些不忍,可一秒过后,他还是忍住。

    “就只是去几天而已,爸爸很快接你回来,如果在那里有人欺负你,你回来告诉爸爸,爸爸一定帮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的余欢水说这话,余晨肯定不相信,因为从小到大,在他眼里的爸爸,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。

    但刚刚发生的事情,让他改变了对爸爸的看法,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,往往因为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就能够改变以往的世界观和价值观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甘虹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,很显然这样的事情她没少做过,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她又简单的拿了几件余晨的衣服,随后就拖着行李箱来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见周辰坐在沙发上,丝毫没有过来阻拦的意思,甘虹憋住气,拉着儿子,用力的打开门,随后又勐地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但下一秒,甘虹那凄厉的叫声就从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~,余欢水,你为什么没有把狗屎处理掉……”

记住本站网址,Www.Xinluochen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者百度输入“www.xinluochen.com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