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七节 一地鸡毛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这边,老头王鸿川气愤地指着女婿彭涌:“三个大人一个孩子,就一顿饭,有鱼有肉,你还要切这么多西红柿,明摆着浪费啊!”

    彭涌据理力争:“我都跟你说了,炒了不光是这顿吃,明天早上下点儿面条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:“三个西红柿你得用多少鸡蛋来配啊?我平时炒菜,顶多半个西红柿。照你这做法,还不得炒进去十个鸡蛋啊?”

    “说你是败家子难道还说错了?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理?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,你一顿饭就把我吃光了,接下来让我喝西北风去?”

    彭涌就听来了气:“你说什么呢?三个西红柿就能把你吃穷?我每个月都给你钱,逢年过节还有额外的红包,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”

    虎平涛在旁边连忙劝阻:“算了,又不是什么大事儿,少说几句,算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老丈人说的也有点儿道理:一顿饭,有鱼有肉的,可以了。咱们的老传统都这样,勤俭持家嘛!”

    毕竟彭涌年轻,在虎平涛看来要更容易沟通。

    彭涌急了:“你不知道,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一样一样的说。”他拨拉着手指头:“先说猪肝。早上来的路上我就买好了菜。他喜欢吃卤猪肝,平时舍不得买,所以每次来我都要给他带一份。我在肉摊上切了半叶肝,切开以后让摊主把里面的腺体割了,因为那个味儿大,没法吃。可他说了都要,拿回来以后可以喂楼下的野猫。”

    “喂猫?”虎平涛眯起双眼,觉得难以理解。一个看起来很抠搜的老头,居然舍得养猫?

    彭涌看穿了他心里的疑惑,解释:“不是养猫,只是平时给点儿吃的,拢着院子里的几只野猫。说是可以帮着在这片上抓老鼠。反正都是他们上年纪人的古怪想法,我是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半叶猪肝很大了,足有一斤(公斤)多重。拿回来以后,他就切了一小块,说是中午炒了吃。”

    彭涌深处左手,拇指和中指对在一起,比划出鸡蛋大小的部分:“就这么小的一块,四个人吃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鱼……我买了三条鲫鱼,刮好鳞剖了肚子,原本想好了用油煎一下,然后加酸菜炖。可他倒好,直接把两条鱼塞冰箱里冻着,剩下一条煎了,用刀子从中间切开,只炖一半,剩下半条说是留着明天吃。”

    别说是虎平涛,就连崔文也听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彭涌这个女婿还是不错的。可按照他这说法,老头做的就很过分。

    虎平涛忍不住转向王鸿川,问:“就这么一点儿猪肝,半拉儿鱼,够你们仨大人一孩子吃吗?”

    “够啊!当然够了!”老头想也不想就张口回答,他自有一番道理:“我闺女从小就吃的不多,生了孩子以后她就开始练长袍,说是要保持身材。她每顿就一小碗饭,再加上一点菜叶。女婿……他吃的也不多,再就是我孙女……反正就这么几个人,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崔文毕竟是新人,说话很直接:“照你这种搞法,根本不让人吃啊!”

    彭涌叹道:“他这吝啬的习惯不是一天两天了。以前我和老婆刚结婚的时候,有几天晚上住在这里,用热水器洗澡,他就搬个椅子坐在厨房,盯着热水器上的温度,刚到四十度就把电拔了,说是没必要把洗澡水烧太热,够用就行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试探着问:“为了省电?”

    彭涌点点头,继续道:“平时他在家里接水,用大桶和脸盆,一滴一滴的放,说是那样水表不动,就不用交钱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摇摇头:“以前的老表可以这样做,现在都是单管入户,就算家里的水表不动,外接的用水量仍然有显示。”

    彭涌皱起眉头:“是啊!可我劝了好几次他都不听。就只说是要省钱!省钱!省钱!”

    老头一听就扯着嗓子尖叫起来:“不省钱能行吗?这家里家外哪一样不要钱?你又不是什么老板大款,就你那点干工资,养你自己都够呛。”

    彭涌心中顿时被激起熊熊火焰,他怒视着王鸿川,厉声喝道:“你说什么呢?有本事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穷逼!”王鸿川嘴很臭,说话很毒:“你就只看见我平时节省,也不好好想想究竟是为什么。难道我喜欢过这种穷日子?我就不喜欢整天的大鱼大肉?”

    说着老头就来了气,将矛头对准坐在沙发上抱着孩子的女儿:“当年我就跟你说这人要不得,可你偏要嫁给他。现在好了,钱是钱没有,待在家里还不得轻省。你要说是挣不到钱,人老实了也就罢了。你好好看看你自己找了个什么样的姑爷,不是我瞧不起他————整个一废物!”

    彭涌眼睛红了,转身就要往厨房跑。坐在沙发上的妻子急了,连忙对虎平涛喊道:“拦着他,快拦着他!”

    虎平涛平时处理的案子多,经验丰富,反应很快,一听就明白彭涌的意图,连忙伸手抓住他的胳膊,将其死死拽住。

    老头也被女婿突如其来的莽劲儿吓到了,下意识地侧过身子,想往卧室方向溜,看见虎平涛抓住彭涌,这才连忙站住,定了定神,抬手指着女婿张口骂道:“槽腻嘛的,你个养不熟的够东西,嘴上说不过就要跟我玩刀子了是吧?信不信老子弄死你!”

    彭涌等着发红的双眼死死盯住老头,胸口剧烈起伏,大口喘着粗气,发出令人畏惧的沙哑语音。

    “说啊……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能说多少?”

    “警察能罩你一辈子吗?等会儿警察走了,我再慢慢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听起来非常的狠,王鸿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急急忙忙跑到崔文身后站着,惊恐地说:“他要杀我,他威胁我,你们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爸你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再也忍不住了,抱着孩子猛然站起,皱着眉头,对虎平涛认真地说:“您别听我爸胡说八道,他这是老毛病了,一直这样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略微放松抓住彭涌胳膊的手。其实他已有感觉,这家乱七八糟的各种事情,很大程度上是老头王鸿川闹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站在这儿,不要动,也不要有什么想法。”虎平涛耐心地劝着彭涌:“天大的事情都可以商量着解决,何况你们还是一家人。这上下嘴皮还有碰在一起的时候,你消消气,不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虎平涛疑惑地问:“我怎么感觉……看这架势,今天不应该是你打电话报警才对啊?”

    彭涌叹了口气,解释:“其实你们来之前,我和他就一直在吵架。你想想,就几个西红柿而已,至于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吗?可他……一直骂我,我忍气吞声,后来是被骂得实在听不下去,这才跟他顶起来。然后他就嚷嚷着要报警,说是让警察来抓我。我说好啊!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,看警察来了先抓谁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哭笑不得地摇了下头:“搞了半天是这样。我就说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儿,因为无论怎么看,你都不像是主动报警的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他从结婚的时候就看我不顺眼。”彭涌缓缓地说:“当初我和我老婆谈恋爱的时候,他就坚决反对,但后来我们还是结婚了。他一直说我没本事,没钱,配不上他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撒泡尿找找,就你那窝囊样,能让老子看得起你吗?”老头从崔文身后走出来,指着彭涌怒道:“要不是当初你骗了我闺女,还没领结婚证就让她怀了孩子,我能同意这桩婚事吗?”

    虎平涛和崔文听得瞠目结舌。感觉这瓜好大,内容很丰富。

    彭涌也不是省油的灯,盯着老头厉声喝道:“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关系大着呢!”老头这股火憋在心里很久了:“就你那怂样,哪个女的会看上你?要不是我闺女跟你一个单位,被你笼络了那么久,压根儿不可能跟你在一起。你这种混蛋没钱没本事,花钱大手大脚,老天爷不长眼睛啊!怎么不劈个雷下来,把你这种混球给收了?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吵闹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混乱。

    虎平涛一看情况不妙,连忙抓住彭涌往厨房方向推过去。妻子抱着孩子也追过来,把崔文和老头留在客厅。

    厨房面积小,三个大人挤在里面,颇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虎平涛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。他劝彭涌:“你们还是不要吵了。都是家里的人,说说闹闹,千万别做出格的事。”

    不等彭涌说话,女人摇头叹道:“警官你不知道,其实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实在太多了。我爸从一开始就看不起我丈夫,所以平时在生活上对他多有指责。甚至就连我们的私生活我爸也要干涉。就是因为觉得住在一起矛盾越来越多,我们才另买了房子搬出去,只是周末和节日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这个人脾气暴躁,在他原单位,还有这一带都是出了名的。平时上街买个菜,随便一丁点儿事情都会跟人吵架。邻居根本不敢招惹他,生怕他耍无赖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孩子小,我爸说是帮我照看。可他根本不会照顾孩子,买了一大堆廉价冰棍,连厂名都没有的那种。我女儿吃了以后感冒生病,为了这事儿我们吵了很长一段时间,后来就不怎么来这边看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事儿在外人看来就是个笑话。就三个西红柿啊!被我爸骂的跟什么似的……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几次,他当着彭涌的面嚷嚷,说就是要故意闹,就是为了闹起来让这个家过不下去,让我和彭涌离婚。他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把我们搅和散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些,虎平涛也很无语。

    良久,他认真地问:“今天这事儿,你们打算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彭涌情绪低落:“让您看笑话了。我也是实在气不过,顺嘴说是打电话报警,没想到你们还真来了。”

    妻子在旁边打圆场:“要不这事儿就算了吧!我爸那边我再过去劝劝,只是辛苦两位警官跑一趟,让你们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轻笑了一下:“累点儿倒是没什么,只要能帮着你们解决问题就行。那这样,你们在笔录上签个字吧!如果再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我,不麻烦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门,下楼梯,来到楼下。崔文转身看了看楼道,感慨地摇摇头,自言自语:“这姓王的老头有病吧!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非要折腾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认真地说:“这个还不算什么。以后处理的案子多了,你就知道还有很多比这更奇葩的。”

    崔文转过身:“我可不想以后有这么个老丈人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笑道:“那就继续努力,找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派出所,崔文去停车,虎平涛直接上二楼,刚走进办公室,就看见谭涛斜对面坐着一个身穿制服的陌生男子。

    谭涛连忙站起来:“正说着呢,你就回来了。来,来,来,我介绍一下,这我们耳原路派出所的所长虎平涛,这位是市消防二中队的副队长,韩铸。”

    韩铸从椅子上站起,伸出右手,笑道:“你好,初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连忙握住对方的手:“你好你好,请坐,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各人坐下,谭涛继续给虎平涛介绍情况:“韩队长今天过来,是想要请咱们帮忙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有些好奇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公事。”韩铸很精干,随口寒暄了几句,他直接进入正题:“是这样————昨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有人打一一九报了火警,说是坤通商场顶层着火,有人被困。我们接警后立即派出消防车。可到达坤通商场之后,没有发现火情,更糟糕的是,打不通报警人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:“报假警?”

记住本站网址,Www.Xinluochen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者百度输入“www.xinluochen.com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