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伟大联盟向前进(二十四)

    独一无二的海蓝色军旗仅仅在地平线上升起,便让军心浮动的白山郡士兵重新燃起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盖萨·阿多尼斯却没有部下那般乐观,因为他不知道铁峰郡军来了多少,甚至不敢确定来的究竟是不是铁峰郡军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来的是谁,无论来了多少,盖萨要做的事情都只有一件——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“援军来了!”盖萨奔走在方阵间,奋力呼喝“坚守战线!”

    军官和军士高喊着重复上校的话语,短暂的骚动过后,白山郡各方阵陡然爆发出绝处逢生的欢呼,一声高过一声。

    同样,陌生的海蓝色军旗仅仅出现在河谷村以南,就将议会军的全盘部署搅乱。

    萨内尔上校和纳吉上校已经耗尽预备队,不会再有伏兵,更不会再有支援,所有有生力量都被投入了战斗。

    议会军整体已无阵形可言,除了围攻白山郡残军的部队,每一支还在指挥链条上的部队都在不顾一切地追击撤退的联军左翼。

    它就像一个经历艰难鏖战终于迫使敌人失去重心的摔跤手,正挤出最后一丝力气、压上自己的每一寸身体,以夺取彻底的胜利。

    事实上,议会军已经稳操胜券,它控制了战场、困住了联军、逼退了联军左翼、突入了联军中军。

    它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战果。

    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铁峰郡军出现在战场,而铁峰郡军“一点时间”都没有给它。

    在追击联军残部的新垦地派遣军骑兵折返以前,在打着“第六军团”旗号的议会军迂回部队建起防线以前,昂扬的军鼓声便已经在山谷出口响起。

    人数不足两个大队的铁峰郡军,迅速展开成一个比四个大队方阵还要宽阔的横面,踏着进军的鼓点,毅然决然向围攻白山郡的第六军团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无名小河北岸地势平坦,纵有细小的起伏,也不足以扰乱铁峰郡军的队形。

    塔马斯手执佩剑,走在最前方引导全军行进。军士于阵线间穿行,毫不留情用长戟敲打步伐散乱的新兵。

    不断有巡弋在战场外围的议会军轻骑兵怪叫着冲向铁峰郡军。

    但是高举海蓝色军旗的战士完全无视敌人的恫吓,他们的行进速度丝毫不受影响,甚至没在袭来的游兵散勇身上浪费哪怕一丁点火药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在前进,踏着鼓点,坚定地前进,除了命令和死亡,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们停下。

    在意志和胆量的较量中,议会军轻骑兵败下阵来,每一个议会军轻骑兵都在即将撞进人墙的前一刻猛拉缰绳,掠阵离去。

    而铁峰郡军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不单是议会军的轻骑,此时此刻,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被铁峰郡军的进攻所牵引。

    绿色制服的传令骑兵在分散的议会军各部分之间驰骋穿梭。

    蜂拥冲进河谷村的议会军迂回部队,又乱糟糟地从村庄涌出。

    原本前去追击逃敌的部队,纷纷调转方向赶回主战场。

    包围白山郡残部的第六军团,被迫从战线中分出两个大队,以阻击从背后袭来的铁峰郡军。

    然而不等第六军团建立起第二道战线,白山郡的残兵已经反攻出来,死死咬住了正欲后撤重整的敌军。

    铁峰郡军继续前进,携带短枪的新垦地派遣军骑兵开始出现在他们周围。

    不同于只敢掠阵骚扰的轻骑兵,棕衣的手枪骑兵虽然同样向铁峰郡士兵径直驰来,却在二十米外横转战马,侧身开枪,旋即策马离去。

    真正的考验从此刻才开始,铁峰郡军第一次蒙受伤亡。

    枪声穿透鼓点,铅弹射向人墙,不断有铁峰军士兵从队列中脱离。

    他们或是脚下一个踉跄,半跪在地,脊背因为剧痛不自觉蜷缩;或是一声不吭地栽倒,再没有半点声息。

    塔马斯被招呼得最多,议会军骑兵一眼便看到走在战线最前方的甲胄鲜明的铁峰郡军官。

    但是慑于铁峰郡军中数量庞大且蓄势待发的火枪手,单打独斗的议会军骑兵没有直冲战线正面的勇气,只敢从战线两端、远处开枪。

    铅弹擦过塔马斯的身体,落在塔马斯的脚边,将地面打得翻起土块。

    然而塔马斯目不斜视地走在队列最前方,手中的佩剑纹丝不动,始终没有下达还击命令。

    除了鼓点声、马蹄声和枪声,队列中只能听见军士们不带感情地指示“保持队形!补上空缺!”

    于是铁峰郡士兵绕过倒地的战友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咚咚!”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咚咚!”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——咚咚!”

    进军的鼓点仿佛是末日的号角,敌人就在前方,如果可以撒开双腿奔跑,立刻就能痛痛快快地厮杀一场。

    但是铁峰郡军的士兵仍旧在走,哪怕手枪骑兵轮番向他们射出铅弹,哪怕每往前迈出一步都要流出更多的鲜血,他们的步速也不曾加快或者放缓一分。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士兵从未见过这样的敌人,如同炽热而沉默的岩浆的铁峰郡军,比起他们今日见过的最凶猛无畏的敌人都更加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一百米。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火枪手已经架好火枪;而铁峰郡军仍在前进。

    九十米。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火枪手的手指已经能够感觉到发射杆传回的阻力;而铁峰郡军仍在前进。

    八十米。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火枪手喉咙发干,不自觉地吞咽着口水;而铁峰郡军仍在前进。

    七十米。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火枪手惊慌地看向长官,急切地等待命令;而铁峰郡军仍在前进。

    六十米。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索林中尉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,铁峰郡军的战术他从未见过,铁峰郡军的意图他隐约能够猜出,但他想不出任何应对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开火!”索林中尉大吼“开火!”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火枪手如释重负地扣下发射杆,方阵边缘迸发出一连串火光,方阵前方硝烟弥漫,烟雾之后传来许多倒地的闷响。

    但当烟雾散去,铁峰郡军仍然在前进。

    五十米。

    “自由射击!”索林中尉厉声催促那些愣住的火枪手“快装填!”

    火枪手们如梦初醒,忙不迭翻找火药壶和铅子袋,然而许多火枪手的手指仿佛结了冰,往枪管里倒火药都变成了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而铁峰郡军仍然在前进。

    四十米。

    三十米。

    在敌人惊惧的目光中,铁峰郡军停下脚步,原地站定。

    “三排齐射。”塔马斯扭头下令“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三排齐射——准备!”军士们呐喊着传递命令。

    第二排、第三排的铁峰郡火枪手迅速补进第一排火枪手之间的空隙,以极度危险的距离互相紧挨着,架起火绳枪,瞄准了面前的敌人。

    在他们前方,第六军团的火枪手正在发疯似的将铅弹推向枪管深处。这一次,铁峰郡军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。

    塔马斯退入战线,咆哮着发出命令

    “让他们听听雷霆!!!”

    霎那间,横贯战线的枪响汇聚成震耳欲聋的轰雷,积蓄至今的怒火和恨意化作绚烂无比的炽焰。

    毁灭性的齐射将议会军的两个方阵的迎敌面打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比起人员的伤亡,议会军的意志和士气遭受了更加彻底的摧毁。

    雷霆声未及消散,野兽般的喊杀声已然响起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矮小的铁峰郡士兵率先冲出方阵,跃入遍地伤兵和尸体的第六军团方阵之中,直扑军旗下的尉官。

    仿佛数不清的铁峰郡士兵紧跟着从硝烟中冲出,如同一股钢和血的风暴,将议会军士兵卷入了他们从未见过的血腥白刃战。

    坚不可摧的磐石被粉碎成棕色的山洪,腹背受敌的议会军方阵痛苦着呻吟着,无可挽救地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别停下!”来不及与白山郡的军官们见面,塔马斯率领部下攻向另一个议会军方阵“驱赶他们!驱赶着他们冲垮其他方阵!”

    就在塔马斯所指挥的部队与议会军交战的同时,新垦地派遣军骑兵的大部队也终于赶回了战场。

    随着议会军骑兵军官的身影出现在河对岸时,先前游荡在铁峰郡军附近的游兵散勇立刻找到主心骨,原本一盘散沙的棕衣骑兵迅速在西岸重新集结、列队。

    巴特·夏陵所指挥的第二道战线也随即变换阵形,各连队在鼓点中转向、运动,在塔马斯部的西南侧建立起一道方向。

    二营长一直密切观察着议会军骑兵动向,因为无论他与塔马斯对于自己的部下多有信心,都无法改变他们的部队仅是一支缺乏骑兵掩护的轻步兵的窘境。

    所以,当塔马斯所指挥的部队已经取得,保护友军的侧后不受攻击,比起扩大战果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情况也果然不出巴特·夏陵所料,当塔马斯所部与白山郡残军内外夹击第六军团之敌时,新垦地派遣军的骑兵也做好了冲锋准备。

    “听好了!小伙子们!”巴特·夏陵在各连前方走过,不急不忙地检查火枪手们的装备,高声激励“这场仗能不能打赢,看的不是一营长的本事,而是我们的能耐!对付几个伪军的孬兵算什么?能挡得下伪军骑兵才配自称是血狼的兵!至于鸡零狗碎的杂活……”

    巴特·夏陵停下脚步,看着部下们,哈哈大笑“就让一营长干去吧!”

    巴特·夏陵身旁的铁峰郡士兵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说着,对岸的骑兵动了起来,引导骑兵分成两股,一左一右向着铁峰郡军包抄而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!都给我站直了,一步也不许后退。”巴特·夏陵收起笑容,退入人墙之中“三排齐射!准备!”

    “三排齐射!”军士们接力似的将命令传递到战线各处“准备!”

    对于半数士兵是火枪手的铁峰郡军来说,毁灭性的齐射便是他们对抗的终极手段。

    但是截至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在实战中应用过这一战术——巴特·夏陵也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你们很累!”巴特·夏陵在士兵身后走过,口吻中没有一丝惊慌和迟疑,仿佛胜利已经是囊中之物“所以——狠狠地打!打完这一仗,我让你们一口气睡上三天三夜!”

    眨眼间,棕衣骑兵已经由徒涉场跨过无名小河,引导冲锋的骑兵开始提速。

    轰隆的蹄声回荡在河谷两岸,将铁峰郡军的战线淹没。明明只是小几百骑兵,却仿佛有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包括巴特·夏陵在内,负责阻击骑兵的铁峰郡兵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火药池盖已经打开,手指已经搭在发射杆上,齐射的机会只有一次,分毫之差都有可能让全军陷入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巴特·夏陵紧紧盯着棕衣骑兵,脑海中一刻不停地估测着距离。

    就在他即将下达开火命令的前一刻,棕衣骑兵突然调转方向,向西岸折返。

    马蹄卷起的尘埃阻挡了巴特·夏陵的视野,但当东风扫尽烟尘时,巴特·夏陵一下子就明白了敌骑异动的原因

    一支来自西北方向的骑兵正在西岸冲杀,奋不顾身地拦截尚未渡河的议会军骑兵。

    而那支骑兵高高举起的军旗,绣着白山郡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是白山郡的骑兵!”巴特·夏陵大喊了出来“白山郡的骑兵还在!出击!出击!出击!”

    战机稍纵即逝,等不及部下把命令传达到战线各处,巴特·夏陵直接从旗手手中夺过旗杆,高举着军旗奔出战线,一面冲向徒涉场,一面放声大喊,喊声甚至尖利到近乎破音“出击!!!”

    这一下,用不着军士和传令兵传递指示,所有铁峰郡士兵都明白了二营长的命令是什么。

    短暂的迟疑之后,铁峰郡军如同爆发的山洪,呐喊着跟随巴特·夏陵冲向徒涉场。

    指挥西岸雷群郡骑兵的洛松上尉,惊讶地发现东岸的铁峰郡步兵竟然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成功将议会军骑兵引回西岸以后,洛松已经下令撤退重整。

    但是窥见到难得的战机,洛松毫不迟疑地一拉缰绳,带领着部下再一次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在没有任何联络的情况下,铁峰郡步兵和雷群郡骑兵完成了一次时机无比精妙的协同进攻,将进退失据的议会军骑兵围堵在无名小河上游的徒涉场。

    巴特·夏陵指挥火枪手占据河岸地势高处,居高临下射杀慌不择路的棕衣骑兵。

    或许是错觉,当白山郡的军旗在河对岸疾驰而过时,巴特·夏陵看到军旗下的雷群郡骑兵摘下头盔,对自己行了一个颔首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[东岸土岗]

    [议会军炮兵阵地]

    “全完了。”瓦雷中校疲惫地想“全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铁峰郡叛军的出现打乱了议会军的部署,迫使已经在追击边江郡、雷群郡逃敌的议会军不得不调转方向,重新填补南面的战线。

    如果边江郡和雷群郡的敌人选择趁机撤退,那么议会军还有逐个击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指挥边江郡和雷群郡的敌军统帅,会趁机撤退吗?

    瓦雷中校虽然不认识那位持有银边军旗的学长,但仅仅通过今天的几次交手,他就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而此刻他的视野内,正在重新向河谷村开进的敌军大纵队,更是验证了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如今的议会军就像一个笨拙的巨人,想要转身抓住正在咬自己屁股的狼,却又将屁股暴露给了另一头狼。

    “大炮转向!”瓦雷中校指着远方的银边军旗,咬着牙下令“重新装填。”

    神情麻木的炮手们站在原地,没有动作。最后还是头发花白的老炮长点了点头,炮手们才重新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吃力地搬动大炮,将瞄准河谷村的火炮重新对准西南方向的来敌。

    瓦雷闭上一只眼睛、伸出胳膊,测算着那面银色军旗的距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听到身后有人出声问“喂!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回答“大营过来的,送炮弹的。”

    回答者虽然满嘴帕拉图方言,却又让瓦雷中校听出一点熟悉的口音。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皱起眉头问“谁让你来送炮弹的?”

    回答者漫不经心地“哦”了一声,拿出一张折起来的纸片,走过来要递给瓦雷“萨内尔,这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萨内尔?”瓦雷中校一愣“你是说萨内尔上校?他为什么会让你送炮弹……”

    回答者不再说话,只是继续往瓦雷身边走,几步就就要到面前。

    瓦雷中校怀疑地看向四周,发现陌生的骑手已经将炮兵阵地包围,他悚然大喝“站住!你不是送炮弹的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未落,回答者已经纵身向他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瓦雷想要拔剑,可是根本来不及。他的手刚刚搭上剑柄,对方的拳头已经招呼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瓦雷被一拳打得眼冒金星,惨叫着摔倒,喉咙被对方扼住,眼眶、鼻梁、颧骨又重重挨了几拳。

    狠狠发泄一通以后,回答者才站起身。他啐了一口,露出一对狼似的尖牙,恶狠狠地笑着“我的确不是送炮弹的,联省佬!”

    可是瓦雷中校听不见也没法回答了,中校已经被打得不省人事,只有喉咙里传出低低的呻吟。

    长着一对狼似的尖牙的男人——塞伯·卡灵顿少校叉着腰,踢了一下脚边的中校,吩咐道“把这个联省佬给我绑起来,别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骑手立刻跑过来,把中校五花大绑,抬到马背上,旋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少校。”一名穿着旧尉官军服、头发剃得精光的骑手走过来,阴沉着脸看向已经被控制住的炮手,问“要宰了吗?”

    塞伯摆了摆手,走到炮手们面前,厉声喝问“你们都是帕拉图人!为什么要帮着联省人杀帕拉图人?”

    炮手们低着头,无人敢答话,也无人敢和面前的煞星对视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!”塞伯又大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有人低声反问“帮助联省人杀帕拉图人不行,那么帮助帕拉图人杀帕拉图人就可以吗?”

    塞伯大怒“谁在说话?!”

    “长官。”头发花白的老炮长——苏特军士迈出一步,抬头与塞伯对视“是我让他们服从联省的长官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老头。”塞伯冷笑着问“你想揽罪,扮英雄?”

    老炮长也不给自己辩解,只是低头继续说道“他们的家小都在枫石城,他们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塞伯闷哼了一声,不再理睬面前的老头子,大步流星走到大炮旁边,快速扫视了一遍战场,又折返回来,问“想死想活?”

    “活。”老军士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?那从现在开始,你们就是我们的炮手了。”说罢,也不管老炮长和炮手们的答复是什么,塞伯已经走向还能使用三门大炮,大声下令“把这三门大炮给我对准南面的打着第六军团军旗的冒牌货!狠狠轰那群王八蛋!”

    炮手们纷纷试探着看向老炮长。

    老炮长痛苦地闭上眼睛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白山郡与第六军团交战的战场,局势已经发生了逆转。

    铁峰郡军接连击溃第六军团的一个“老兵大队”和两个战力孱弱的、之前被部署在河岸防守的“后备兵大队”。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溃兵慌不择路,被驱赶着逃向河谷村。

    铁峰郡军则与白山郡残军配合,隐隐要将第六军团剩下的两个老兵大队包围。

    “去找萨内尔!”纳吉上校抓着传令兵,贴着后者的耳朵大吼“告诉他!让他在河谷村布置防御!叛军兵少!我们撤退到河谷村重整!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第六军团的传令兵刚刚驰出方阵,新垦地派遣军的传令兵就横穿火网,冲进纳吉上校所在方阵中。

    因为第六军团的各级军官都已经换上了便服,所以传令兵找过来还费了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新垦地派遣军的传令兵带来了萨内尔的口令,内容与纳吉的口令截然相反“萨内尔上校命令您不要撤退!原地坚守!”

    “坚守!”纳吉不顾风度地大骂“我他妈要怎么坚守?!”

    新垦地派遣军的传令兵被吼得下意识躲闪“上校说,援兵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纳吉怒不可遏“援兵?哪还有援兵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援兵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沿着行省大路,从交错的两道土岗之间,开出了一支打着新垦地军团旗帜的“大军”。

    可那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!

    没有秩序,没有阵形,也没有指挥可言;

    一小部分人手里有武器,另一部分人手里有捡来的棍棒树枝,剩下的人干脆就是赤手空拳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士兵仿佛一群野兽,盲目地跟从一面军旗行动。

    百十名骑兵如同牧羊犬,挥舞着马鞭、木棍、刀鞘驱赶那些落在后面的人,对于想要逃跑的人则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纳吉只看了一眼就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什么援军?!分明是萨内尔把溃兵当成牲畜给赶了过来!这能打他妈什么仗!”

    可是骂过之后,纳吉心中也燃起一缕微弱的火光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!”纳吉红着眼睛,喃喃自语“叛军兵少!叛军兵少!哪怕能冲散叛军的阵形!哪怕……哪怕能耗掉叛军一轮齐射!都有机会!都有机会!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白山郡的方阵中,盖萨·阿多尼斯同样在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如果说纳吉心中燃起了一缕希望之火,那么盖萨上校的心里则是最后的希望之火也熄灭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用尽了最恶毒的话语诅咒萨内尔,诅咒克洛伊,诅咒指挥第六军团的混蛋,甚至还忍不住骂了一句博德上校和温特斯·蒙塔涅。

    盖萨当然知道萨内尔赶过来的“援军”不过是群乌合之众,也知道博德上校和温特斯·蒙塔涅已经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可是萨内尔已经摆明了要拿溃兵“填壕沟”,而他的兵实在是太少了,加上铁峰郡的援军也太少太少,能支撑到现在全靠一股血勇。

    更不必说白山郡、铁峰郡各部此刻都已经陷入混战,只有一鼓作气取胜,无有撤退重整的机会。

    盖萨再次大骂一声,带领护卫驰出白山郡本阵,横穿混乱的战场,直奔铁峰郡军旗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谁是头?”盖萨认不得铁峰郡的军官,劈头盖脸就问“谁是头?”

    一个面相可靠、身材结实的披甲军人站了出来,抬手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带你的人撤。”盖萨不容置疑地下令“去找斯库尔上校会合,接下来听他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。”面相可靠的军人停顿了一下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盖萨一怔,当场就要发作,却听到对方带着一丝雀跃的禀报

    “援军来了,上校。”

    “援军?”盖萨挑起眉头“还有援军?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面相可靠的军人收起笑意,一字一句地正色回答“一个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苍凉的号角声响彻整片河谷。

    一面血色的旗帜插上东南方的山冈。

    看到那面军旗,纳吉上校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

    冥河的幽灵赶到了战场。

记住本站网址,Www.Xinluochen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者百度输入“www.xinluochen.com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