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1537】十块钱

    开学第一天晚自习下课,丁薇和陈秀敏因为教室有煤炉的关系,所以回的比较晚,差不多十点才到宿舍,还没到宿舍就见宿舍门口围了好多人,里面不仅有生活老师的声音,还有女生在对骂撕扯,秀敏薇薇交换一记眼神,站在门口没有往里面挤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一个宿舍的,但丁薇其实还没认全宿舍都有谁,又是哪个班的,她也只了解她床铺近的那几个。

    下午和丁薇有过摩擦的赵曼曼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钱丢了啊,我妈刚给我的钱,整整十块钱啊,那可是我半个学期的生活费啊,一毛钱都没给我留全给我偷走了,徐招娣,不要说我冤枉你,我下午装钱的时候,就你看到了,你当时那个眼神儿,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悔,”

    “还有,咱俩一个班的,你又离我那么近,我的钥匙肯定是你拿的,绝对错不了,老师,我要求搜她的身,查她的柜子,我们宿舍就她穷了,可是我刚刚看到她去买肉盒吃了,她怎么可能买得起肉盒?不是她才怪,肯定就是她!”

    肉盒是他们地方特色美食之一,焦脆的饼子里,加入猪头肉白菜丝凉拌的麻辣蒜香味儿凉菜,咔叽一口,外焦里香,老好吃了,一个这样的肉饼因为肉不是很多,所以不要肉票,但是要一毛钱一个。

    徐招娣家庭条件的确很差,她家也是郊区农村的,听说上高中的费用全是她自己攒的,没有要家里一分钱,倒不是不要,而是家里不供她,平日里都是吃咸菜饼子加学校免费的汤,因为长期营养不良,头发干枯,面黄肌瘦,唯独那双眼睛里,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。

    被赵曼曼这么指着鼻子侮辱,徐招娣也是哭的不行,低垂着头,看不出情绪,没有人站在她那边,反倒是赵曼曼这边围了不少人,不过从她破烂的黑色棉鞋能看出她使劲儿扒着地,这是紧张紧绷的一种情绪外露。

    里面争吵声不断,连老师也控制不住,因为牵扯到赵曼曼,这是丁薇比较反感的人,所以她懒得理会,毕竟她也不了解这两个人,实在无法判断谁的话真,谁的话假。

    反正如果是她被冤枉,肯定不会光低着头哭,更不会让人斩钉截铁侮辱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薇薇啊,这,怎么能搜身呢?还要查人家柜子,这万一要不是,那得受多大的委屈啊!这个徐招娣平时就不怎么爱说话,咱都一个宿舍住了一个学期了,我也没跟她说上一句,这种情况,咱咋办?”

    丁薇往热闹的宿舍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啊,这不是大家伙耽误睡觉吗?明天还要继续考试呢!”

    丁薇本来是不想管这个闲事儿的,但闹到这个地步,眼瞅着生活老师真的要去查徐招娣的柜子,丁薇皱了皱眉,直接挤进宿舍,将在地下哭个不停的赵曼曼给拽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无凭无据的,凭啥说是徐招娣偷了你的钱?还让老师搜身搜柜子,我告诉你,你这是侵犯他人隐私,侮辱人知道不?你万一冤枉了好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曼曼没想到丁薇力气这么大,一下子就把她给拽起来了,脸上的泪痕还没干,被丁薇哐哐一通怼,先是傻楞了一下,等反应过来丁薇是啥意思,立马就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冤枉她?我怎么可能冤枉她?她上学期一学期都没吃上肉,啊,我钱一丢,她这边立马就吃上肉了,不是她是谁?十块钱啊,那可是一张大团结,我妈半个月的工资呢,你倒是有钱,你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无所谓,可是我有所谓啊丁薇,我心疼,我要是没了这个钱,我这半个月期要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曼曼用咆哮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与无助,看起来又可怜又可恨,吐沫星子喷的丁薇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然后直接从兜里面掏出了十块钱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这儿有十块钱,给你了,你也别吵吵了,现在都十点多了,我明天还要考试,还要早起呢,实在不想在这儿熬着了,你不用还我,也别追究了,我相信徐招娣不是那样的人,指不定你自己掉哪里了,大家一个宿舍住着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你闹成这样,让彼此以后怎么相处?”

    赵曼曼瞠目结舌的瞪视着丁薇“你,你有钱了不起啊,我在这儿吵吵,你以为我愿意这样?你还愿意相信她,咋地,你不相信我?相处?我都没想过要和她继续相处!”

    “你有证据吗?就是警察来了,那也得讲究证据吧?再说了,你说你丢了十块钱,谁能证明你有十块钱?你现在把徐招娣逼的成啥样了?给你台阶下,差不多得了,你没证据证明自己有十块钱,她也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兜里的钱是自己的,你们都没有证据,为什么不各退一步呢?这钱,我暂时帮你垫了,这件事等明天考完试再查!”

    “丁薇,你不要觉得你有钱就了不起了,明天考完试还查什么查?那是钱,钱上又没有记号,没有名字,现在不查,还有机会查吗?”

    丁薇实在懒得听她废话,把钱往她手里一塞,然后走到徐招娣面前,拿出兜里的纸,给她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不善言谈,又不会辩驳的人,平时就没见你说过什么话,虽然不了解你,但我相信你没有偷她的钱,咱们行的端坐的正,不怕她说啥,但是不能妥协,让她们搜你的身,查你的柜子,那是对人身的一种攻击,侮辱,你一旦妥协一次,后面将会有更多的鄙视和白眼等着你,行了,时间不早了,咱明天还要接着考试呢,都赶紧洗洗睡了吧!”

    徐招娣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她,这一刻丁薇瞧见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心虚与紧张,但更多的是感激。

    她忽略了她的难堪,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不要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赵曼曼还想再说话,被丁薇一记冷刀子扫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钱都给你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有钱你了不起啊,还不是花你父母的血汗钱?你在这儿装什么装?这是我的事儿,还用不着你来管!”

    丁薇看她磨牙切齿,又不甘心的样子,笑的无比自豪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你错了,我的钱,都是我自己挣的,你不了解我,就不要给我下定论,包括徐招娣,你也不要给她贴任何标签,如果你的钱找不到,钥匙找不到,就可以随意的冤枉宿舍好欺负的人来当冤大头,那是不是回头我的钱丢了,我也可以说是你偷的?”

    “你,你简直不可理喻,你,你和徐招娣啥关系啊?要这样为她出头?”

    丁薇懒得再跟她废话,直接回到自己的位置,拿出盆,倒了热水,脱鞋脱袜子,准备洗脚睡觉。

    生活老师就是个和稀泥的,一看丁薇不再说话,赶紧出来做和事佬,本来这事儿闹的挺大的,结果被丁薇这么四两拨千斤的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秀敏也端着盆过来,悄声看她“你傻啊你,平白无故的,贴出去十块钱?你看她刚刚那个样子,明明想要,又拉不下那个脸,收的还心不甘情不愿,跺着脚,瞪着人家徐招娣回了自己的床。”

    丁薇左右看了看,贴着秀敏的耳朵说“不就十块钱嘛,为了十块钱,毁了一个人,值得吗?不管她这钱咋丢的,我既然有这个能力帮,那我就帮了,徐招娣不善言辞,如果真是冤枉的,可能会逼得这孩子退学,何必呢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,如果真的是?”不等秀敏把下面的话说出来,丁薇就轻轻的摇了摇头“没有那个如果的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丁薇想的很简单,十块钱对她来说,真的是九牛一毛,可是对别人来说,放在赵曼曼手里,那就是她大半个学期的生活费,放在徐招娣手里,也许是她一个学期的生活费,甚至更长时间,只要一看到她面黄肌瘦,又沉默寡言,任凭周围人对她各种谩骂与鄙视的样子,她都觉得莫名的心疼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去想那个如果,所以宁愿相信她心里有苦,不就十块钱嘛,但愿这十块钱能真正的帮到她们两个人,赵曼曼不依不饶,徐招娣始终不发一言,这样下去,尽管大家心里有疑惑,但没有证据的事儿,何必闹的这么难堪?

    时间长了,也就不去想这个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唉,你呀,就是天生善良,”

    “行了,赶紧洗洗睡吧,我真的要瞌睡死了,你下午还睡了,我忙活一天,眼皮都睁不开了。”

    许是因为大家都累了,这一晚,不到十一点,就都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唯独徐招娣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偶尔扭头看看丁薇的方向,明亮的眼睛里似有什么在晃动。

    接下来学校连着考了两天,因为开学第一天要升国旗,开学典礼等乱七八糟的事儿,所以两天大家才有喘气的功夫。

    考试期间还真没人再去提这事儿,也许是因为不一个班的缘故吧,除了赵曼曼偶尔和她对上,哼的翻她白眼儿外,徐招娣看到她,似乎把头垂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后来四班的班主任据说也从中调和了,赵曼曼再没有在寝室里乱说话了,因为她的钥匙在事发第二天就在褥子底下找到了,钱自然是没找到,但因为有了丁薇的补偿,她也没再说啥。

    反倒是丁薇,在半个月之后的某一天,开柜子的时候,从上面飘下来了十块钱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捡起来,发现并不是自己放的,确确实实是贴着自己柜子飘下来的,她赶紧四周环顾,宿舍里没有人往她这边看,就连徐招娣和赵曼曼都各自在忙自己手里的活,那这十块钱……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,把钱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她和秀敏拿着饭盒去食堂吃饭的时候,她将这事儿给说了。

    秀敏瞪大了眼睛看着她“看来,是真正的那个谁,把钱还回来了?”

    丁薇点了下头,“这证明人不坏,可能真的有特殊情况,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……,”秀敏话说到一半儿,叹了口气“我家虽然穷,但我从来没想过,也许,还真没把我逼到一定份上,不管怎么样,你没有损失就行。”

    丁薇点点头,俩人默契的不再说这个话,不过今天丁薇却多要了两个韭菜盒子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韭菜盒子做的还不错,鸡蛋放的不算少,尤其是这粉条,真好吃啊,一会儿回去记得漱口,韭菜味儿老大了,多吃点儿!”

    “对了,阿姨不是打算做生意吗?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丁薇摇头,“别提了,政策没下来,那都是国家的房产,谁也做不得主,虽然很明显已经放宽了许多,但确确实实的政策没下来,谁敢啊?我妈想支个摊子先卖着,我爸不同意,好在她比较灵活,去村里头收鸡蛋,然后做成卤蛋和茶叶蛋去汽车站卖,每天也能挣个块儿八毛的,她说先这么干着,便于她了解风向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可真能干啊,要是我妈,她是不敢的,当年村里头抓这个抓的可严了,现在还有人关着没出来呢,就算有些人睁只眼闭只眼了,她也不敢,除非真的全面放开,又有相关政策说明,”

    丁薇笑着摇头,“阿姨只是谨慎点罢了,其实她也很能干啊,你看你家那么多口子人,里里外外不都全靠阿姨张罗着?至于做生意这个事儿,其实大部分人还是老观念,觉得小商小贩都是不务正业的人干的事儿,瞧不上这些人群,其实,呵呵,我觉得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只要适合自己,能养活自己和家人,又有什么高低贵贱呢!”

    丁薇现在不好跟陈秀敏说太多,不过将来她肯定是要帮陈家人的,毕竟那是她的外祖家,妈妈从小在那儿长大,为了妈妈,她也要拉扯他们一把!

记住本站网址,Www.Xinluochen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者百度输入“www.xinluochen.com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